人间过客

#德哈,哈德无差#《论友谊是如何炼成的》#3#

“她不会是个花瓶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 德拉科微垂着眼眸,坐在旁听席的角落中,他已经等待了许久,保持着一个姿势,假装听不见旁边的人的窃窃私语,看不见那些隔了好几排投来的白眼。

 坐他旁边的是一个干瘦的老太太,身上罩着厚重的黑色斗篷,当她注意到身旁的人的一头铂金色短发时,她用不易发觉的幅度向远离德拉科的方向挪了挪,眼角余光偷瞥着男孩的脸色。

 啧,精明的老太婆。

 他握紧了他的手杖,骨节泛白,抿紧了嘴唇。

 “那不是食死徒男孩吗?!”

 陪审团中传来一阵尖细的惊呼,德拉科抬起头,向音源那边望去,那名卷着大波浪的女士显然意识到自己音量太大,用抹着鲜红指甲油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嘴,扭过头去。

 陪审团里顿时炸开了锅,原先或是强忍着怒火,或是焦躁不安的人们集体将目光投向德拉科,尖酸刻薄的议论冲入他的耳中,“下地狱去吧。”

 “他应该和他的父母一起被送进阿兹卡班!他是叛徒!罪人!”男人的怒吼响起,与那名女士不一样,他站了起来向德拉科挥舞着拳头,身边有人制止他,提醒他这是审判庭,但更多的是附和的咒骂声。

 德拉科原先的罪恶感被愤怒替代,他想起了伏地魔教自己要如何对待逆怵自己的人,“你要让他们求你为他们解脱...”

 我在想什么?

 “肃静!”

 审判长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他的坐席上,用力敲着他的法槌,“先生,保持安静!”

 那名双眼通红的男人终于慢慢的坐下,嘴里嘀咕着什么。

 黑发的巫师踏入审判庭,人们终于安静下来,注视着这位救世主坐入陪审团的席位,赫敏在门外不安地看着哈利。

 德拉科皱眉,向哈利投去并不友善的目光。

 “好的,既然所有人员到齐,开庭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 直到午间休庭,整个上午有六个食死徒被审判,无一不是“永久监禁。”,而自己的父母仍未出现,他明白以前的套路一向是将重头戏留到最后。

 德拉科有些不安,他第一个起身,在众人的注目中离开审判庭,步伐不稳地走向洗手间,低血糖让他有些头晕。

 他撑在洗手池旁干呕起来,他感到一阵恶心,下臂上的黑魔标记隐隐作痛,他还记得小福吉瞪视着自己的时候,那双污浊的眼中满是疯狂和堕落,“你会付出代价的,懦夫。”他做出这样的口型,不顾铁笼的尖刺,将脸贴近空隙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德拉科只能感到恶心,和恐惧,就像伏地魔那个尴尬的拥抱一样。

 到最后他没有成为好孩子,一个英雄,甚至连懦夫都不及。

“你让我...非常失望。”

 他听见伏地魔.疤头.父母的低叹混合在一起。

 “Malfoy.”救世主背着光站在门口,身上渡了层金金箔似的,前者不得不眯着眼注视着他。

 “哦,疤头。”德拉科直起身,大步走向波特,“救世主总是出现在有人需要地方,是么?还是说你想再来一次厕所谋杀?”

 波特皱了皱眉,显然没有闲情与对方拌嘴。

 “我不是来和你干架的!”

 “啊,看来我猜对了,你是来对我施舍你可怜的同情,只不过我这种食死徒哪能经得起您的关爱呀!”他又走近了一步,用近乎大吼的音量对黑发巫师喊到。

 “可怜的马尔福,他无依无靠……”德拉科模仿着对方的声音说到。

“停止你幼稚的行为!你需要帮助,大量的食死徒在外逃亡,若是他们集结起来仍是不小的力量,你看见了今天小福吉对你什么态度了!”哈利的音调也大了起来,他始终相信他本性不坏,他只是迷失了正确的道路,毕竟生长在那样的环境...

 “滚一边去!你的帮助和仁慈是我最不需要的东西!”

 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那些怨恨马尔福一家的人马上就会集结起来,但他怒气不知由何处而来,一句又一句伤人的语言脱口而出。

 他粗暴地撞开波特,想要走出洗手间,对方有力的手却抓住自己的上臂,他转过身,与对方四目相对。

 哈利清楚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。

 “放。开。我。”

 “除非...”

 “我说了放开我!”

 他用没有被控制的那只手迅速抽出山楂木魔杖,用那根至今还沾有救世主气味的魔杖指着对方。

 救世主放开了他,向后退了一步,但扔直视着眼对方,眼中满是失望。

 “我曾将这根魔杖给予你,现在我后悔这样做了。”

 德拉科将魔杖垂下。

 “统统石化!”

清脆的女声响起。

 哈利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正嚣张的人直直倒下去。

 “Harry!你没事吧!”棕发女巫气喘吁吁地跑来,手里提溜着她的魔杖,“我看见Malfoy拿着魔杖对着你,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。”

 “Hermoine,你...”哈利惊愕地组织不成语言。

 “我石化了他,怎么了?你要踹他一脚吗?”

 

#德哈,哈德无差#《论友谊是如何炼成的》#2#

责任,担当,这是救世主style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德拉科从他的大床上爬起,床似乎没有印象中舒适了,他看了看表,现在才凌晨四点钟,他的精神比昨天晚上还要糜颓,浑身依旧酸痛,他习惯性地唤了一下小精灵的名字,但是没人应答。

  这一晚,他睡得非常不好,他梦见那些在最后一战中牺牲的人。那些人站在黑暗之中,用极其失望的眼神看着他。即使他知道自己的双手并没有沾上鲜血。

 “该死的罪恶感。”

  他快速地完成了洗漱更衣。走进大厅,挥了挥魔杖,为自己准备了一顿冰冷的早餐。全麦面包,半生不熟的煎香肠,白煮蛋,他心想:这比霍格沃茨的南瓜饼还要难吃。

  壁炉早已熄灭,早晨的大厅并没有比夜晚大厅要光明多少,少的可怜的阳光从彩色玻璃窗中射进来,照射到长桌最尾处,也就是德拉科对面的那个位置,若是平常寒假或是暑假,那应该是父亲所坐的位置。

  若是父亲坐在对面,他在吃饭时绝不敢抬头,因为他明白,他对上的可能是父亲冰冷的目光。

  他们之间真的有亲情吗?他经常会好奇。

  他慢吞吞地吃完了这顿不愉快的早餐。换上他那套黑色的风衣,拿起行走杖,现在是早晨五点半,他不知道父母那场审判的确切时间点,但与其面对着那些愤怒的面孔,他宁愿早到一些,坐在旁听席,等待着人们的到来。

  坐我旁边的千万不要是一个疯狂的食死徒反对者。

  他刚想走向庄园大门,但他立马原路返回,他想起来上一次他在这个庄园门外,出现在公众目光里时,许多臭鸡蛋被人施了万箭齐发的魔法向他飞来。

  想必那些抗议他被无罪释放的人,现在一定还围在庄园门口大喊大叫吧。

  他抓了一把飞路粉,走进壁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“梅林的胡子,真有够难受的。”他拍了拍身上的炉灰,行走在反射着奇异光泽的地砖上,他对这里并不陌生,父亲以前办公时,经常会带自己来这里。

  行人并不多,他紧了紧风衣,低着头快步行走着,他听见熟悉的争吵声。

  是Potter和那个Granger的声音。

  德拉科在反应过来前就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视线,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碰到他们,在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。

  黑发的救世主和棕发女巫很快注意到他,他们停下争吵,抬起头注视着德拉科,后者注意到Potter的双眼布满血丝。

  他麻木已久的脑内迅速过了几种打招呼的情景,但他依旧无法决定,是要前去感谢,还是直接点点头,或者直接无视他们走过去。

  德拉科刚刚准备张口,两人就转回头去,直接无视了他,前者呆呆地站在那里,过了数秒才反应过来,他咬了咬牙,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 德拉科的皮鞋根敲地砖上的声音回荡在地下空间内,异常尴尬。 好啊,Harry Potter,当上了救世主就厉害的不得了了,摆着张臭脸也不知道要给谁看。

 他在心中骂了千百遍Potter,直到女巫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“别看那个Malfoy了,Harry,你这是在慢性自杀!三天了,你已经几乎三天没合眼了。”

“Hermoine!等一下!你听我讲,这是我必须履行的职责,为那些...已经离开我们的人做的最后斗争。那些重刑食死徒马上就要审判完毕了,就到今天为止。好了,争论到此结束,Ron呢?他没和你来?”

  “他在赌气,说你不睡觉就别想见他。”

  两人同时间叹了口气。

  已经走远的德拉科听到了对话,窃喜并惋惜着。

清水友谊向

#德哈,哈德无差#《论友谊是如何炼成的》#1#

#1#  “万事开头难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"To Harry Potter.  From Draco Malfoy."
  德拉科将这封信撕碎,随手丢在壁炉中熊熊燃烧的火堆里。

  这是封感谢信,我居然在给这个假惺惺的人写感谢信。

  他拉出了桌子旁边的椅子,背对着壁炉坐下,用双手抱着头,桌面上摊着《预言家日报》。

  黑漆漆的房间内水晶吊灯早已损坏,唯一的光源是呼闪着的壁炉,德拉科没心情再施展个“Lumos”,借着火光他又撇了一眼令他烦躁的那份报纸。

  头版头条用加大加粗花体字写着"哈利-波特为曾经的挚友——食死徒男孩马尔福开脱",下面则是德拉科看见哈利突然出现在审判庭时呈惊愕状的动态照片。

  “暧昧不清的友谊,缠绵的牵挂”这份没有丝毫信用度的报纸这样称他与Harry的关系。

“他曾是我的同学,无论如何他只是选择了错误的道路,鉴于他没有做出丧尽天良的事,我决定为他辩护。”

那个疤头的话听起来异常绝情,自己在审判庭上居然还为他感动了一番,德拉科觉得自己又浪费了有限的感情。

“我希望他能够改过自新,不过我觉得以后我们可能不再会有交集。”

这样最好。德拉科心想。

回到马尔福庄园一天多,唤不来家养小精灵,他尝试了人生第一次做饭洗衣服,虽然都是单人份的工作,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浑身酸痛了。“德拉科小少爷要自力更生啦!少爷,是我们做的哪里不好吗?”如果那些小精灵们看见他做出这样异样的举动一定会这样喊的,那些烦人的小家伙们现在回忆起来真是异常可爱的,德拉科开始后悔自己幼时老是踢那只名为Dobby的小家伙。

他发着呆,听着火堆劈劈啪啦的声响,“我什么都不想做,而我必须做点什么。”他感觉自己的屁股被座椅黏住,哪儿都去不了。

他思考人生与诗词歌赋,从他与Harry初次不愉快的相遇到最后一站时疤头的慷慨相助,从《黑魔法集》到疯姑娘最爱的《唱唱反调》,他真的什么都不想做了。
从花园内的塔楼上传来了午夜的钟声,德拉科终于站起身,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卧室,他没有熄灭壁炉 ,空无一人的庄园再配上暗色系的大厅若是真没有一点火光,那实在不适合居住,明天从角落里蹦出一两个噬魂怪都不足为奇了。

战后需要审判食死徒很多,而那些法官们大多喜欢先拿罪孽深重的开涮,为什么?首先能给那些不配合的食死徒表演个杀鸡儆猴,审判时又异常方便,直接在阿兹卡班蹲到牢底坐穿就行。

所以父母的审判日明天就要到了。

他必须要参加,他不知道,这有可能会是最后见到父母的机会;他必须要看上去精神好点,给马尔福家族争回点面子,但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;每个人都在开始新的征途,而德拉科感觉自己在慢慢腐烂。

我得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,但或许明天吧。

他疲劳地合上双眼,进入混乱的梦境。

——————可能是个中长篇的文吧,清水,主暧昧友谊。

是只有我一个人吗...看德哈喜欢看那种真正的友谊...战后小龙与哈利间产生的无奈又真挚的友情,小龙想要弥补前八年两人的冷漠,但是又因为各种原因关系还是比较疏远,两个人小心翼翼发展友谊prprpr
清水友情赛高|・ω・`)

占tag致歉,出本,夜王45保存完美,派对王封面折角30出不去自留,el那本25,小本子一本20米,均可刀,满100包邮,企鹅2260025981

自我感觉不错的三张lady loki!

一张自我感觉不错的lady loki场照x

锤基【声声入耳】第2 章

春夏轮回了几番,少年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心事,时间就像湍急的洪流,谁也无法从中逃脱。
  不知何时loki开始变得热爱恶作剧,他学会了嘲讽,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了一抹阴郁的神色。
  “够了loki,我不可能帮你打一辈子的掩护!母亲已经有了怀疑。”穿着便服的thor气势汹汹的推开了地下图书馆的门,闻到了极浓烈的药草味,不禁捂住了鼻子。
  “你没有敲门,你要进别人的房间,就先要敲门,而这里是我的书房,基本礼仪啊,哥哥。”
  不知何时起他们把这里叫做「书房」。
  loki在书房内架了口不小的陶锅,也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,他站在锅旁,往锅底下的炭火堆多加了些木柴,锅内淡紫色的液体翻腾,冒泡,水面浮着草药一般的东西,他拿着长柄木勺搅动锅内液体,在thor眼里他就像童话里的巫师。
  thor三步并成两步,冲到锅前,“是我们的书房,别忘了这里是我发现的!你到底在干嘛,这里的东西都是干嘛用的,为什么你不让父母知道?”
  loki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什么,他歪着头盯着thor充满着疑问的眼睛好一会儿,“我的好哥哥,你就这么着急知道?‘’
  thor知道loki一时半会儿不会回答,绕开loki和他的大锅,准备进入书房的深处自己寻找答案。
  loki放下手中的长柄勺,右手放在那锅紫色液体上方,手腕微微抬起,那锅中便有一股似蛇一般的水柱升起,缠住了thor准备翻开一本书的手腕。
  “别急,我来为你回答。”loki无视了thor惊讶的眼神,松了手腕,那蛇就像被杀死了一般,软绵无力的下落,水柱接触到地板的那一刻,它消失了。“这里是书房,你发现的书房,它被深藏在我们的城堡之下,它为什么要被藏起来?这里有太多的秘密了,不可告人的那种。”loki转身面向thor,给他指指柜子上的一卷羊皮纸,“像是那卷,记载了我们家族只能深藏在阴影中的勾搭,太多了,我相信它只是冰山一角。我们发现这里时,这里积攒的灰厚度显示了这里起码有半个世纪没人来过,这代表我们的父母不知道这里,那么也就没必要告诉他们了,对吧。若是被他们知道,这里定被销毁,有一个自己的基地,还没人打扰,多好。”loki向正在翻阅卷轴的哥哥眨眨眼,才不管他可怜的理解能力此时已经马力全开,“那么你有可能还要问了,‘我的弟弟怎么变成巫师了呀?’”loki模仿着哥哥的语气说。
  “这里不仅有那些黑暗的历史,还有尘封的魔法时代的记忆。”loki打了个响指,书房深处的灯盏一盏盏亮起蓝色的火光,向thor展示了完全未知的世界,那里破损的锅和药瓶不计其数,堆积着不知名动物的尸骸,绚丽夺目的皮草悬挂在金箔覆盖的墙上,架子上的罐子中浸泡着奇怪的小生物,巨大无比的号角,闪烁着奇怪光泽的锤子和剑①,还有那些thor无法描述的。
  不知从哪飞来两只乌鸦,一只落在loki的肩上,一只被loki用手托住,“这只是hugin,这只是munin②。”乌鸦发出尖细的鸣叫,回荡在thor的耳中,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“他们是那个时代的见证者。他们告诉了我真相,所有的。”
  “这里有着百年时光中无数人付出生命代价所寻找的真相,无论怎样,它不应被销毁,也不应被不理解他的人发现。”
  这次loki给了他哥哥足够长的思考时间,两人四目相对,看着前者闪着幽幽的绿色光芒的瞳子,也不知道这话里面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。
  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  “难道不是你想知道?”
  loki向thor走近一步,“很简单,你是我的哥哥,我希望我们可以坦诚相待,现在这种情况下,我没必要对你撒谎。”
“我希望你没有,他们迟早会发现,而且我觉得你对这些太过痴迷,你还觉得你理解这些事物,我的弟弟,我不希望你陷入太深,无论是传说还是事实,魔法都是极其危险的,你会引火上身,你已经不对劲了。”
  “我已理解而且我本应理解,我说了我已经了解了所有的真相。而且,他们不会发现。”
  loki伸出右手食指在金发少年的额头轻点一下,在thor感觉接触到loki冰冷的指尖时,有什么东西顺着小小的接触面溜出了自己的脑海。
  “你也不会。”
loki的指尖离开了thor的额头,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,手指点上了自己的额头,后者目光呆滞的离开了书房。
这年离thor称王还有三年。
①loki在漫画中比较主要的武器是剑,具体可以看仙宫007。
②那两只漫画里有着重要角色的乌鸦。
 

锤基【声声入耳】第1章,缓更

   loki可是个魔法师啊。
  小thor这样想着,露出半个眼睛,躲在门框后看着盘腿端坐在地上的弟弟。
  黑发的少年抱着一本厚重的硬皮书,背挺的很直,书封面斑驳的烫金字体在跳跃的烛光照耀下显得神秘、危险,那些字thor看不懂。
  “loki.”thor在门口轻声呼唤了一下,loki没有抬头,摆摆手,示意哥哥可以进来了。
  这是在那次thor突然跳进来大叫吓得loki手中的火星差点烧着地毯后兄弟俩约定的规矩。
  thor轻手轻脚的走进来,绕过那些堆在地上的书籍、破损的兵器和丝毫未动的午饭,坐在自己弟弟的身边。地面很冷,在thor倒抽一口气之前,loki就从右手边抽出了一个坐垫,递给哥哥,全过程依旧没有抬头,死死的盯着一页的某处看。
  “谢谢你啦。”thor将坐垫往屁股底下一塞,开始心不在焉的环顾四周,这里是城堡的地下图书室部分,      thor一年前调皮捣蛋时发现的,地面和书籍上都积满灰尘,似乎被废弃了很久,thor毫无疑问的向自己的弟弟展示自己的发现。
  “不,thor,我还有书要看,别拉我!我自己会走!”loki当时极不情愿的被拉到脏兮兮、昏暗的地下室,但他的目光一触及到书籍的封面就不肯离开,这里很快被弟弟征用了。
  这里阴冷,潮湿,因为在地下所以常年接触不到阳光,有些东西已经生锈或发霉,若要在这里看清楚事物就必须点上根蜡烛,这对loki来说是最不理想的读书环境,但他似乎极其喜欢来这里读书,并央求thor不要告诉odin他们发现了这里,在这以后,loki整天整天浸在这里,几个月后,他似乎就会了些小魔法,例如指尖窜出火花,点石成金(不过是幻象罢了)。
  “你冷吗?”“不冷。”“那你饿么?”thor伸手捞过旁边的餐盘,叉起一根香肠问。“如果我饿我会吃的。”“哦,好吧。”thor把香肠塞进了自己的嘴巴。
  thor往弟弟那边靠了靠,想要看清书上的字,“你在看什么?”loki把书往哥哥那里移了点,也不是希望他能看出点什么名堂,只是希望他能闭上他的嘴巴。
  thor不负众望的没有看懂,也识相的闭了嘴,无趣的望着天花板。
  读书的时候他真冷淡啊。
  这样想着的thor被人推了推,“你先去吃晚饭吧,这里太冷了,你刚运动完”loki看了看碰了一下就黏糊糊的手,“你会感冒的,告诉母亲我一会儿就去。”
  “After you.”thor站了起来,走到loki正前方,后者叹了口气,合上夹好书签的硬皮书,站起来后不忘拍拍身上的灰尘,“走吧。”
  这年thor13岁,loki12岁。